花田小说 || 久歌 || 用青春做赌注,赢了个凄惨

时间:2019-04-15 10:30:01 来源:重庆之窗 当前位置:哲想动画 > 计算机 > 手机阅读

用青春做赌注,赢了个凄惨

作者 | 久歌 编辑 | 烟雨红尘

恋爱的风波

藤田每天重复着高血压头晕,浑身无力、心跳过速、糖尿病带来的病痛。他把这些毛病归于那段无奈的婚姻。

第一次和赵华见面的时候,赵华上衣穿着白色的西服,冷眼一看好像是饭店的大厨。藤田是个时尚的男人,二十三岁的脸上虽然是稚嫩,但是也透着更多的自傲。前些年的霹雳舞冠军给他增加了不少的牛气,追他的女孩特别多,他人长的帅气,满头的自然卷发显得他洒脱,穿着的衣服是自己设计的白色休闲装。每天找他学跳舞的女孩很多,但是因为上班忙基本都推辞了。经人介绍,第一次和赵华约会,还是变得腼腆,不敢抬头正视赵华,为了掩盖自己的尴尬,总是舞动着手脚,扯东说写,第一的约会也就很简单的结束了。

回到家里,藤田躲进了自己的房间,想这个人太不适合自己,打扮的太土气,女人的那种妩媚一点都没有,心想不能和她继续往下处了。这时候藤田的妈妈走进了他的房间,“处的怎么样,印象好吗”藤田妈问。“不怎么样”他人太土了,而且我们也说不到一起,我看还是别处了。“那可不行,赵华我打听了是正经过日子人家的孩子,错不了的”藤田妈有点急和藤田说着。“我感觉她不时尚,而且性格我们也不一样我感觉和她在一起很不适合”。“你可别瞎想了,以后你和她成了,你打扮她,你看她时尚吗,人家个子高1.68米,以后对下一代都会有影响的”,藤田的妈妈话语间透露着一种霸气。“那就在一起处处吧”藤田无奈的应付了一句。

刚刚吃过晚饭,藤田的二姑,藤英风风火火的进屋了,没有客套话,开门见山的说“嫂子听说藤田和我们单位赵华处上对象了,是真的吗?”“怎么了,是真的,我们单位人给介绍的,那孩子个大,而且是正经人家孩子,怎么了?”“嫂子你不知道了,那孩子可不行啊,在我们单位厉害的都出名,谁都拿她没有办法啊!”“藤英你这样说,就不对了,现在的孩子那个没有点性格啊,厉害有啥不好的,厉害不可怕,讲道理就行,以后你别再说人家孩子的坏话,我们家的事情也不需要你来掺和,你愿意呆就呆,不愿意呆你就走。”藤英弄得面红耳赤的说“你等着后悔吧,你家的乱事在后头呢。”说完气呼的转头走了。

藤田和赵华在一起总是不能合拍,说话经常的拌嘴,赵华经常和藤田说人层次决定了处事,可是自己的处世总是独断专行。刚认识没有几天就开始因为一些不同的问题吵架,而且不断的升级。藤田回家和父母进行沟通,告诉他们不想和赵华在继续处下去了。藤田妈听后,一下子就喊来了起来“你是我生的,你的性格,你人啥样我都知道,你喜欢那些描眉花红的不正经女孩,这正经人家孩子你适应不了,你啥也不知道啊,你要把我气死啊,我是为你好,如果我得病不能起床,赵华这孩子能给我端屎端尿,你喜欢的那些不正经的孩子能行吗?再说那些不正经的孩子和你结婚后再外面乱来你能受的了吗?你一点都不信老人话啊,我们做老人的能给你当上吗?”藤田在沙发上坐着不敢争辩,一旁的父亲说“你喜欢的那些女孩不行啊,赵华虽然土,你给她一打扮不就漂亮了吗,人家厉害也能管住你,我打听了赵华特别能过日子,能存钱,你还小,等结婚后你看人家怎么伺候你,到时候你就知道我和你妈的良苦用心了。”藤田听着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无力去抗争,耷拉着头回自己的房间了,顺手打开了录音机传出了“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聚散终有时,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我拿青春赌明天”藤田拿起一瓶啤酒,一饮而尽,心中暗下决心,我就拿青春赌一回,我要让父母知道我是对的!


加速恋爱的进程


藤田和赵华的恋爱进入了僵局,这天下午5点约会,藤田等到赵华5点30分,也没见她来,藤田在心里反感赵华,她没有如约而来,心里的邪火一下燃烧了起来,骑上自行车飞快的往家奔,刚进院子就感觉家里的氛围不对,小客厅里好像有人在喝酒,而且说笑的很热闹,藤田走进屋了里一看,是赵华父母带着她7岁的小侄女、还有两个介绍人,父母在陪着他们喝酒说笑。刚进屋,父亲就招呼“怎么才回来,快来给你叔婶和介绍人敬酒来。”碍于面子,藤田硬着头皮强装笑脸给他们敬酒。

散席后,藤田的父母夸奖赵华家的人“人家真是过日子的人,通情达理”藤田的妈说。“我看订婚的日子选的好,不过人家啥也不要,咱们也得给人家啊”藤田父亲对藤田妈说。“就给买个金戒指,买个玉河轻骑摩托车吧,给五千块钱彩礼钱。”藤田母亲说对藤田爸说。“好就这样定吧,这个月十二订婚是不是太急了”藤田父亲问。“不急,藤田这孩子不急着定下来不行啊,时间长了他在变了卦,我们就不好收场了。”藤田妈回答着。时间过的很快,眨眼间到了订婚的日子,一早藤田去找赵华买订婚的用品,两人一见面就有点不愉快,都上午9点了,赵华懒洋洋的刚起床梳洗,藤田有点不高兴,催促了几句,赵华也没有给他面子,直接的回答“你有病啊,着啥急,等不急,你自己去,我没时间伺候你。”“这是咱俩的事情,我也没说错啥啊”“你这墨迹没完还用说错啥”两人边吵着,边走出了赵华家。到了商场“藤田说这订婚能买啥啊”“你他妈的不知道买啥带我出来干啥啊!”“你别说话带妈好吗,让人家听见不好”。“你怕磕碜就别墨迹,你以为我怕你啊,在你妈墨迹别说我和你翻脸”。藤田沉默了,彻底的看清了赵华的嘴脸。回到家里和母亲把买东西的过程气愤的复述了一遍。藤田妈说“你别说人家毛病,你啥样我不知道啊,你不想订婚,所以才这样的,你这孩子咋这样啊,一点不知道老人为你好啊,你想把我气死,你就高兴了啊!”藤田听着母亲的评判,心都要炸开花了。大声的喊“定,定,定完就结婚”。随后将自己腕子上带的电子表(上面带计算机的,当时是非常贵的)拽下来狠狠的摔在地上,“啪”的一声,电子表摔个稀碎。

订婚的前一天藤田的胃就开始疼痛,疼的受不了住进了医院,为了不耽误订婚日子,藤田整整输了一天液体。


为闪婚冲刺


订婚刚结束不久,藤田的父母就开始张罗着为藤田结婚,晚上藤田在自己的房间听到父母的议论。“我看就腊月十二结婚吧,别时间太长了,现在藤田还不定性,他结婚了我们也就省心了,家里多了人,也就多了个帮手。”藤田母亲说着。“藤田这小子也不知道想啥,总和人家赵华吵,我看早结婚也免得以后有麻烦,他喜欢的那些女孩都不是正经过日子的。”藤田父亲说着。“藤田不知道我们做老人的心啊,赵华这孩子我看行,以后过门了做饭洗衣服,他肯定包了,再也不用我做家务了,我选赵华肯定选对了,藤田那小子就等着享福吧,结婚后看赵华怎么伺候他,他就知道我们是怎么爱他了。”藤田母亲自豪的说着。藤田听着,心里想“你们没有和赵华零距离接触,你们怎么知道她的蛮横和暴躁的脾气,你们更不知道她喜欢骂人的那张嘴,她讲理,真理都在她的手上掌握着,如果她说鸡蛋是树上结的,你说她瞎说,她会不分地点,场合把你骂个狗血喷头,只有妥协了,她才会停止纠缠。”藤田想着想着睡着了。

定完婚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就开始认亲了,藤田从朋友那借了一辆摩托,朋友告诉他下午3点必须还回来,还要去办事用。藤田为了赶时间,早上8点就去接赵华,可是赵华9点还没有梳洗完,今天是下乡看姥姥,姥姥家距离自己家35公里,如果不早走的话,肯定会耽误送车时间的。藤田等的有点急,催促赵华“梳洗完就别吃早饭了,路上吃吧,不然时间不赶趟了”。赵华一听气的脸都涨红了,大声的说“你想把我饿出病来啊,你还有点好良心吗,你别给脸不要脸,蹬鼻子上脸。”藤田听着脸都气白了,甩给她一句“今天不去了,明天再去。”转身回家了。回到家里母亲就问“怎么回来了,没去你姥姥家啊!”“不去了,你看看都几点了,我借人家的车,下午人家还要用车去办事呢,现在去还能回来吗?”。“你别和我嚷,你就不能等她一会吗,就你事多,啥好孩子和你在一起,你都不适应,你就适应那些不过日子的,不正经的女孩!”。藤田气得无话可说!“你赶快结婚,不然我看你心就得跑了!我是你妈,我得为你负责”“你为我负责,你知道她啥样吗?”“我怎么不知道,你看着,我要是瘫吧在炕上,人家会给我端屎端尿,喂我饭,你喜欢的那些描眉花红不正经的女孩,整天就知道画自己的脸蛋,招蜂引蝶的能管我吗?”“妈,你太自私了!”“我,自私,我看你是我行我素,自私自利,容不得别人的好!你把我气死算了,你就可以娶那不正经的女人,到时候,你哭都来不急,那个做妈的不是为自己孩子幸福着想啊,你就是不懂老人心啊”呜呜,藤田的妈哭了起来。“结婚,结婚尽快的结婚,让赵华露出她那那蛮横和狠毒!”藤田气愤的说完走了。


婚后风波升级


结婚了赵华家更是高兴,赵华妈和她的嫂子笑着说“哈哈,老藤家自认为家庭牛,给藤田找媳妇都要经过家庭政审,哈哈,这就应验了一句老话啊——选了一筐木头,终于选到木寨子上了(当地的土话——形容这个人特别不好相处,蛮横)。”赵华嫂子“哈哈,妈你总算去了一块心病啊,往后就看赵华咋收拾藤田吧。”赵华哥在一旁说“不能太过分了,藤田那小子看着窝囊(老实的意思)惹急了,你姑娘赵华也不一定有好果子吃。”“他们老藤家我知道,嘴上厉害,实际没多大能耐,要讲说话谁也说不过他们,但在实际事上他们家就叨不出一碟子酱了(当地土语——就是没有能力的意思)。”赵华爸回答着。

婚后,争吵不断升级,藤田妈去世后,藤田爸找了晚老伴,藤田离开了老宅子,搬到集体楼上住,儿子5岁已经上幼儿园了。藤田每天负责接送儿子上幼儿园,一天三顿饭都是藤田做,但是要做出口味,不然就会挨骂。赵华很喜欢干净,自从有了儿子后和藤田基本结束了夫妻生活。晚上在床上两人中间要放一个充气枕头隔开,她认为这样对两个人健康有好处,呼出的二氧化碳不被对方吸收。藤田因为胖,喝了酒就会打鼾,赵华利用自己的“推拿术”居然给藤田治好了,副作用给藤田的今后身体带来很多的麻烦。这天藤田又喝酒了,晚上睡觉的时候,鼾声大作,赵华用她的独特疗法开始给藤田治疗了,第一个疗程开始了主要以“推拉”为主,推就是用手右掌心对着藤田的后脑勺,拉就是用左手的虎口,掐住枕头边,推拉相结合,用右手使劲的推头,左手一拉枕头,藤田仿佛从天空中掉下来的感觉,忽悠一下就吓醒了,转过身不打呼噜了。第一疗程起不到效果,赵华对藤田实行第二疗程以“拧”为主,藤田打鼾的时候,赵华就对着藤田的背后肉厚的地方,用右手抓住后背肉使劲的转动90度角,藤田嗷的一声在梦中惊醒。最后一个疗程是以“踹”为主,在床上用右脚,找好角度,对准藤田的臀部,使劲的发力,藤田在睡梦中砰的一声站在地上。三个疗程过会,治疗藤田打鼾有了明显的效果,可是心脏的疼痛,和夜晚喘不过气来憋醒时有发生。


胰腺炎的升级版


五月份就下雨是这个地区很少有的,那年刚进5月就开始下雨从早上到晚上一直下,藤田晚上喝完酒,刚躺下睡着,就感觉钻心的疼,原来是自己打呼噜被赵华给拧的。“抱着你的被子滚到后屋书房睡去。”赵华大声的命令着藤田,“你他妈的不把我弄死你是不甘心啊”藤田骂咧的抱着行李走进了书房。书房很简单没有床,就是一个书柜和写字台。藤田把行李放到了地板上,是酒力的原因躺下就睡着了。到了深夜零点左右,胃疼的特别厉害,而且又吐又拉,在卫生间洁具旁已经起不来了。哎呀,疼痛的呻吟声惊醒了赵华,“你他妈自己不睡还折腾别人,咋了,天天喝酒你就作死吧!”赵华在卫生间门口骂着。“你,回去睡吧”藤田吃力的说着。“给你裤子衣服穿上去医院,不然你死了,你家人得找我算账,我嫁给你算是倒霉了。”藤田一点一点的穿着裤子。“你他妈的快点穿。”赵华气愤的督促着藤田。“我、我要能马上穿、穿上我就不去医院了”藤田吃力的回答着。外面的雨很大,“你给我打伞,我骑自行车带着你”赵华没有好气的说。“我,我要能举动伞,我就不去医院。”藤田回答着,藤田这时候感觉胃疼的厉害,而且肚子涨的厉害,他扶着赵华的自行车,一步一步的挪动,藤田心想“如果有人在后面使劲地用棍子打自己的头,一下子让自己死了该多好啊,那就不会有疼痛了。”

总算到了医院,赵华在前面走,藤田在后面跟着,一步一步吃力的挪动着。“家里有点钱你就作,你就喝,把他妈的这点钱全祸祸了,你高兴了吧?”赵华气愤的训示藤田。这时候藤田蹲在医院走廊的墙边,往上呕,而且大便不自主的往外流水。他听着赵华训斥,心中想“使劲的疼吧,疼死自己也就解脱了,这样活着也没有啥意思!”。大夫给藤田输上液体已经是早上3点了。“你自己在这输吧,孩子自己在家呢,我得回去,我没时间管你,我给你爸打电话让他们来,我得走了”赵华说完气哄的走了。疼痛还是没有减弱,藤田卷曲着身子,一只手使劲的压住疼痛的位置。大约20分钟左右,继母抱着一个毛巾被和枕头,手里拿着热水袋走进了病房。“咋样了,还疼啊,我给你把热水袋灌上水,暖和一下胃吧,你爸过会来。”藤田无力的“嗯”了一声。

疼痛延续了一上午,快到中午了。“你回去做饭吧,我回去吃完来,过会赵华来我替她回去吃饭”藤田的爸和他晚老伴说着。中午11点30分赵华来了,藤田爸说“你在这看一会,我回去吃饭。”说完走了。藤田的疼痛一点都没用减轻。疼痛让他情不自禁的哎呀着。“别你妈哎呀了,大中午的,你也不让人家休息,折腾死人了。”赵华大声的训斥着藤田。这时候病房内的病人和陪护人员向见到外星人一样,看着赵华。藤田又疼又气,双手使劲抓住床头!不一会藤田父亲来了,让赵华回去吃饭,这时候藤田还是疼痛的厉害,满头都是汗水,藤田的父亲去找大夫,大夫看了看,告诉护士“打一针杜冷丁吧,不然疼的太厉害了”。打上杜冷丁,藤田感觉到疼痛慢慢的减轻,减轻,不一会就没有了疼痛,折腾一宿的他实在是太疲倦了,不知觉睡着了。

到了晚上11点疼痛减轻了很多,藤田的父亲说“我们回去了,赵华在这陪你吧,过会赵华你回去把孩子接到我们家吧”。赵华没有说话。藤田爸和晚老伴走了。赵华狠狠的对藤田说“愿意在这你自己在这吧,我才不在这呢,我在医院睡不着,你们家人没有好良心,知道我在医院休息不好,想把我给弄死啊”。藤田听了气愤的喊着“护士,护士,拔针,我回家。”护士来了说“不行啊,你还没有好呢”“不行,你赶快给我拔针,我回去”藤田很坚定的说,他心想,赵华整天的闹他,干脆死了算了,死不了就算是命不该绝。赵华说“让他回去吧,没有人在这陪他。”“他还没有好啊,回去怕有危险。”护士回答着。“没事的,他死不了。”赵华回答着护士。护士说“那今天回去,明天早上你们还得来输液,不然病人会有危险”。

第二天,藤田感觉特别迷糊,走路就和踩绵花一样,他在前面走,赵华在后面唠叨着“有点钱,你就折腾,你他妈就是个搅牙鬼,整天祸害钱,没事输液一下子花去了那么多钱,这回你乐了吧。”藤田听着特别生气,转过头说“回家不输液了。”“你可别回去,你死了,你们家人不得把我吃了”赵华说着。来到了大夫屋,藤田认识这个大夫,“大夫你看今天还给他输液吗?”赵华问。大夫看了看赵华和藤田说“得输啊,炎症不消,是很麻烦的事情啊,你这胰腺炎以后如果反复的发作,你今后肯定是糖尿病,你要好好治疗啊。”“没事他身体好”赵华说着。“还是输点液吧”大夫说,藤田坚定的说“不输了,开点药吧。”藤田心想,在输液,赵华在一边气他,还不如这样坚持,如果死了也是一种解脱啊!

  多年以后的藤田满身疮痍,曾经练过武术,舞蹈的他开始经历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肝病、胰腺炎带给他一生的烦恼,看着又是一年冬日冰寒,感受着呵气成霜,暮年已经悄悄的爬上了藤田那苍老的面颊!冬,将整个世界封存,没有了一丝活力!


作者简介



彭海涛(笔名“久歌”),男,满族,本科学历。1989年参加工作,就职于国网阿鲁科尔沁旗供电公司,政工师。赤峰作家协会会员、赤峰诗词协会会员。

2012年出版诗歌散文集《命运的微笑》。1992年获全旗摄影大赛二等奖、2006年获全旗主持人大赛一等奖。2012年获赤峰供电系统摄像大赛二等奖,2013年获国网蒙东电力系统小电影大赛优秀奖。2016年出版小说《欲火惊魂》2018年7月获全国小电影大赛提名奖。

经常在国家级、省级、市级网站及各大报纸、报刊发表署名文章。






往期回顾


1、十二花田 || 久歌 || 占小便宜吃大亏

2、十二花田 || 久歌 || 与恩师——喝几盅

3、十二花田 ‖ 茶洞豆腐 ‖ 东篱闲自乐,清静住陶家


十二花田

主编:北尘

副主编:烟雨红尘

顾问:槿潼

审编:枳芥 煮雪 明月心 纤月 清莲  

主播:梦儿 风散云痕浅  

宣传:天涯 凭栏独语 疏狂且醉 麦兜 发如雪 

法律顾问:丰学明


投稿邮箱:21418030@qq.com(本平台长期面向各界征稿,维护原创,作者文责自负,本平台不负责版权纠纷。)


说明:赞赏费在帖子发表一周以后核发,不足10元的不发,超过10元的70%作为稿费发放给作者,30%的作为平台费用,所有投稿作者每一期只发放一次稿费。


备注:本公众号开通了学生专栏,面对各个大学学生,打造一片校园风,欢迎投稿。(学生赞赏平台一分不留,鼓励学生再创佳作)


此间共鸣

敬请关注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上一篇年度最佳微小说:《 左耳 》

下一篇12篇微小说,短到极致,却动人到极致

相关文章:

计算机本月排行

计算机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