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洪华|【中篇小说】愤怒的土地(六)

时间:2019-04-15 10:30:01 来源:企业快讯网 当前位置:哲想动画 > 计算机 > 手机阅读


愤怒的土地(六)


愤怒的土地

01

 

龙须矿被日本人收走了,一些战俘被送到这里做苦力。兴仁虽然名义上还是股东,可大不如以前,看他天天私下里唉声叹气,不过,没有人同情他,人人都为能不能活过今天发愁,谁还在乎他的产业和感受。


随着死亡的空气在整个空中弥漫,一些人已经被人忘记,包括我的舅舅田庆和矿上的会计牛虎。当然还有辛亮、老刘以及很多熟悉的和不熟悉的人,因为死人已经是每天必然发生的事情。只是还有人偶尔会提起春秀以及那些被奸杀的女人,她们的死法让人们还心有余悸。


尽管春秀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了田嘉福,这曾经让我愤慨万分。但是,现在想来,她活着就能养儿育女,让生命不息。即便延续的不是我的生命,但她活着,仍能给人生存的希望,可是她死了。


春秀娘,为了生存,艰难的度日,惦记着丈夫,接受着从老刘那里得来的粮食,捂着生存的渴望,可如今也死了。


辛亮的母亲,像无数个母亲一样在受到奸污时,让她的儿女忘掉自身的弱小,洒出最后一滴血,去捍卫母亲的尊严。


女人是生命的希望,是生命的孕育者,可是,这些畜生,奸污了她们,杀死她们,还要把她们产生或者产生过新生命的通道羞辱性地破坏掉。


女人受难了,生存受到威胁,生命已经开始发出最后的呐喊。被扼杀生命的土地将不再是和平的土地,它已经开始颤抖,它将要把积攒了几千年的愤怒像火山一样痛快淋漓地喷薄出来。


愤怒的土地

02


我在这里看家护院,吃着那些已经沾染血迹的粮食,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罪恶感。


酗酒,斗牌,谈女人,仍在继续,而我,厌恶了这里的一切。我时常躺在床上不想说话,不想理会任何人。我不想去服从任何安排,哪怕是有油水的外出收账。


我看到那些年老的佃户,畏畏缩缩地蹲在自己家里,任凭你喊着他们的名字,把欠条翻得哗啦哗啦响,他们无动于衷地望着地面,绝望的就像等待宰割的牛羊。


村里的年轻人,一夜间从寨子里消失了。在夜晚,在城市的周围,却活跃着一队队扛着大刀长矛的短小的队伍。


也有好些人在集市,在车站,在城门口见到那些他们曾经熟悉而如今带血的失去生命的狰狞面孔,甚至是残缺不全的尸体。杀戮,杀戮,整个龙须寨从开始的议论,到沉默,再到眼睛里迸发出怒视的目光。


我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我想起春秀,我想起她给我裤子里塞干粮的情景。她露出两个小酒窝,看着我在水里游着,当看见我转过脸来看到她时,她用手指了指我的衣服,我立刻明白她把干粮放在了里面。她便转身走了,小辫子在身后一摇一摇的。


她时常把母亲蒸好的面饼子,烤地瓜,窝窝头,甚至几把粮食放在我家的吊筐里,给了我活下去的决心与希望。


而今,他们都去了,而我还要在一个被称为汉奸的地主家里给他当狗一样的使唤。可是,我能做点什么,到处充满着死亡的气息。


在所有人都在为吃上一口饭而忙碌的时候,兴仁让人把我叫到院子里。他仍躺在那个躺椅上,脚搭在小凳子上,只是没有了那杯冒着热气的清茶。


他说,你走吧,越远越好。


我知道,我又有了吃饭的危机。


我说,东家,两年来我只是吃口饭,没有领你一个工钱。


兴仁从躺椅上腾地一下坐起来说,你爹欠的不是钱,让老张给你算算,兔崽子,跟我顶起嘴来了,没了一点规矩。


我没有说话,在我心里,兴仁就如同一只垂死的老狗,我不想争辩,哪怕他真的把我赶出去,我再也不愿这么屈辱地活着。


过了一会,他说出开头他说过的话,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我带着我的一个小包裹,或者说是田嘉福给我的包裹,我怕他翻我的东西,我只包了一件衣服,把那顶军帽和大洋缠在腰里,外面套上长褂。


愤怒的土地

03


我走出大院,回过头望了一眼,这就是我曾经吃饭的地方,而今我就要离去。我回到我的家里。厨房已经倒塌,堂屋屋顶陷了下去,随时有倒塌的危险,这已经不能居住了。


春秀死了,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我所能牵挂的人了。


我望着这即将倒塌的茅草屋,我似乎看到一个老者坐在门槛上,点起一个烟袋,一口一口抽着,抽完了,在鞋底上磕了磕烟窝里的烟灰,忽然不见了。


我似乎看到我的爹,拿着一本书,从外面走进来,也坐到门槛上,忽然把脸压在书本上,好像非常痛苦的样子,我要走上前去,爹却也突然不见了。


我看到我的娘,他还是那个样子,手里端着一个小簸箕,从房门里出来,在厨房跟前站了站竟然离开了。


我似乎又看到春秀,她把吊筐提出来,把筐子扣在头上,身子一扭一扭地从窗户跟前走过,向我转了一下身,做了个鬼脸,向屋后跑去。


我揉了揉眼睛,这时连一个星星也没有,一阵风,我看到屋顶上的草一起一伏,就像池塘表面掀起的波纹。


突然,我听到几声枪响,在不远的地方,紧跟着是一阵沉闷的爆炸声。也许是田嘉福他们,在向那些杀人的魔鬼射出仇恨的子弹。


我要去和他们一起,去埋葬那些吃人的畜生。可是,他在哪里?我的四周被黑暗包裹着。


我想,只要有战斗的地方,一定会有他的身影。我必须找到他,我要拿起武器,为了所有艰难地活着以及不幸死去的人去战斗。


那些不幸被杀死的人,是那些畜生粗暴地剥夺了他们生存的权力,而那些艰难地活着的,又时时受到死亡的威胁。


我要去战斗,去与那些吃人的畜生们搏斗,哪怕有一天和老刘一样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面对死亡。可是,如果仍然屈辱地、懦弱地活下去,就放弃了唯一生存的希望和机会。


我把那顶带红星的军帽取出来,戴在头上,我似乎看到一个个高大的身影从我的面前跨过。我似乎看到一批批活灵活现的斗士,匍匐着前进。


我把田嘉福留下的那几块大洋放在包裹的裤兜里,重新把包裹系好,挎在肩上,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迎着枪响的地方迈开大步,踏着这片已经开始愤怒的土地,走进深不可测的夜。


作者简介


薛洪华,男,1976年1月出生于山东曹县,大学学历。现供职于兖矿集团济宁二号煤矿。山东邹城作家协会会员,济宁诗词学会会员。1997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发表诗歌、小说100余首(篇)。作品散见于《阳光》、《圣域诗联》、《乌金潮》、《兖矿新闻》等。



精彩回放

薛洪华作品|文化人(上)

薛洪华作品|文化人(下)

薛洪华|【中篇小说】愤怒的土地(一)

薛洪华|【中篇小说】愤怒的土地(二)

薛洪华|【中篇小说】愤怒的土地(三)

薛洪华|【中篇小说】愤怒的土地(四)

薛洪华|【中篇小说】愤怒的土地(五)

上一篇【小说连载】苗卫芳:二 月 兰 15 || 主播:张文志

下一篇晨读 | 暖心微小说:《顺便的爱》

相关文章:

计算机本月排行

计算机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