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微小说)】/ 安辛

时间:2019-04-15 10:30:01 来源:南京在线 当前位置:哲想动画 > 计算机 > 手机阅读

卿(微小说)

安辛


她是卿,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孩,不,应该是女人。

她的身材保持得极好,除了脸色有所憔悴和些许皱纹,其他都可称之为女孩。

我与卿不算闺蜜,是点头之交的那种。

她来找我的时候,两个人常常无话可说,气场不对,找不到共同语言。

但我还是被她吸引。

一个女人被一个女人吸引。

卿不漂亮,可她有一种特别之处,从骨子里散发出来。

是慵懒、闲散、还是不可一世?

我无可表述。

我们会偶尔相聚。一起唱歌喝酒,把KTV的舞曲开得震天响,然后一起疯狂摇摆。

卿来找我的那晚,接近午夜。天气极冷,还下着小雨。

我吸着拖鞋、穿着睡衣准备睡觉。

我听到有人敲门,声音沉闷胆怯。

我问“谁”?然后从猫眼里看到卿。

我开门。

卿穿着宽松橘色大衣,卷发零乱散落,有水珠从发梢滴落,地上有滴水痕迹。

卿低着头,抱着双臂,似乎在颤抖。

我从没看过卿这么狼狈。

我叫卿进来,拿来睡衣和毛巾叫她换洗。

她坐在沙发上瑟瑟发抖。

我以为她冷。

她说他打她。经常。

我掀开她的衣领,看到脖子上有淤青。

我坐在她的身边,抱紧她。叫她哭。

她靠着我的肩膀,压抑着哭声,却流了很多泪。

我没有问她为什么。

我希望她在我的肩膀上平静下来,然后安静地睡到天亮。

次日早上,卿起得早。

她在手机上给我留言。

说:“谢谢你!我好多了,孩子要上学,得回去做早餐。”

我要她“保重”。


接下来的日子,一切像冬天一样死寂,一切也似乎都恢复平静。

卿没有来找我。我们也没有再去唱歌喝酒疯狂摇摆。

我偶尔会给卿发短息,问及“近况如何”。

她的回复从来都是“还好”。

我问身边的朋友关于卿的事。似乎有一种隐晦,没人愿意提及。

时间过得很快。

转眼到了五月。

月季花开的季节。天气已是炎热。

傍晚时分,我与朋友在上岛喝冰咖啡。

我收到卿的来信。

说要出去走走,目标云南,时间半年,是休假。

我没问她原因。

只祝她旅途愉快。保持联系。

卿走后的日子。

耳边开始有关于卿的故事。

老公很帅。

在政府部门工作。

外面有女人。

赌博、喝酒。

回家后打卿。

往死里打,毫不留情。

卿受不住,跑出去,半夜,在江边或街上游荡,无家可归。

我的心开始抽痛。

像鞭子打。

我恨自己没有及早了解。

我给卿发短信。

叫她开心游玩,尽早回来。

卿说:好,谢谢。


七月,最热的一天。

办公室的空调冒着冷气,发出嗤嗤作响。

街上行人稀少,树叶无精打采,耷拉脑袋。

我欲昏昏欲睡。

手机忽然滴滴作响。

我打开。

从沙发上弹跳起来,而后重重跌坐。

“卿自缢,在云南一小旅馆,两天后才发现,脖子上缠着丝袜。”

一星期后,卿的葬礼在殡仪馆举行。

卿的父母无从参加。

很多人哭得撕心裂肺。

孩子在灵柩前哭喊“妈妈”。

他没来。

卿在百花丛中,很安详,像是睡着。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安辛,原名:卢慧英。福建南靖人,自由撰稿人。喜爱文学,与书为友;喜欢书写,把文字当成人生佐料,酸甜苦辣,皆是滋味。



主      编  :张   彦

执行主编 :槐自强     巨石

执行主编 :郭   旭      韩晓

主编问 :周海峰     苦艾  


泾渭文苑:

一、关于稿费,打赏所得的稿费,


60%为作者所有,七日内结算。


剩余用于平台维护。


二、来稿请投邮箱:2038377747@qq.com


或微信:jingweiwenyuan


(微信:18791483940;18710308695)联系


核准校对,直接刊用。


欢迎大家投稿支持!欢迎大家关注分享!





上一篇晨读 | 暖心微小说:《顺便的爱》

下一篇微小说:爱情的味道

相关文章:

计算机本月排行

计算机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