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想过,清明节前后,老祖宗都在干嘛?

时间:2019-07-02 10:30:01 来源:大咖时尚网 当前位置:哲想动画 > 论坛 > 手机阅读
你有没有想过,清明节前后,老祖宗都在干嘛?

01

临近清明节,地府变得空荡荡的,街上一个鬼影都没有。大家都回家了,等着子孙后代们来给他们过节。

一座气势恢宏的大宅里,屋梁雕龙画凤,两只狮子威风凛凛的守住门口,门匾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三个烫金字,“昭公陵”。

穿着长衫的,灰白胡子老人,坐在院中的太师椅,手里捧着一本兵法。他是汉代名将之后,先祖曾被吕后陷害,几代逃亡,后来他定居在这青山绿水的地方。

转眼间,继承了他的血脉的后人,已经到第十九世。

“这下可热闹了。”昭公放下书,立在院中,望着远处。其身姿清逸,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这几百年来,来探望他的后人不计其数,足矣。

只是,他们每年送来的东西都越发的稀奇古怪,什么洗衣服的大箱子,冷藏用的大柜子,还有会说话的小匣子。但都被他统统丢到后院去了。

他其实想要一些书,或者有个人来陪着说话。唉,尽给他钱了,都来求他保佑,求钱财求仕途,他都应允了。只是什么时候,才有人能满足他的祈求?

02

一座富丽堂皇的别墅里,一位身穿浅粉色红梅落雪旗袍,头上插着根纯银打造,镶着两颗祖母绿大宝石的簪子,手里摇着一把阔太太扇,样貌莫约四十的贵夫人。

正倚着门口探头望向外边,一边摇扇一边叹气:“哎呀呀,明天就要过节了,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

今年不知道会带来什么好东西,村那头的张家子孙孝顺着呢,家电宝马年年送,金银首饰多得房子都装不下。唉,张家大奶奶每次出场都是珠光宝气的,我都不敢去找她打牌了。”

身后的大厅里,一个身穿名贵唐装的家主,正大刀阔斧的坐着,手里捧着去年留下的大红袍,不耐烦的说:“别看了,还没到点呢!生人有生人的规矩,你好好做鬼,儿孙也不容易,年年送那么多钱都够你做好几辈子鬼了。”

贵夫人哼了一声,抱起她的雪毛蓝眼小狐狸,斜靠到贵妃椅上,撅着嘴不说话。

这小狐狸是她的小玄孙去年送的,说是给她解闷。

那是个懂事的孩子啊,他说不求钱财,那些他都会自己赚,他就想求平安健康。

03

村子最西角,新起的房子里,一个不到五十岁,面容憔悴的女人探出头,对着邻居唐兰氏问道:“太婆,你们家小曾孙女今年大学毕业了吧,保不准要来看望你的。你们家的子孙真有本事,我可羡慕着喱。”

唐兰氏是个满脸皱纹,和蔼的小脚女人,她慈祥一笑,说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喱,都是他们自己争气,我也帮不上啥忙。”

对门的仁公正在自己跟自己下象棋,正妻韦氏听到对面的谈话,精明的双眼滴溜的转,随后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对唐兰氏说道:“阿婆,你们家囡囡可是要光耀门楣了,不像我们家那几个曾孙,没有一个争气的。”

然后又缩回去,怒瞪仁公一眼,不满道:“都怪你,整天就知道下棋下棋,早叫你到地府去,找个鬼托关系,到阎王跟前当差,你不肯。装什么清高?现在好了,家里没有一个出息的!”

仁公是个清瘦的老头,抬头看了韦氏一眼,不做声,继续低头下棋。

早说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这婆娘做人五十载,做鬼一百年了,就是瞎操心。

04

还剩不到两个时辰,就要过节了,张李氏靠在门口,舔了舔唇角,说道:“老头子,我好想吃鸡。”

这个地方大多都是夫妻合住,正在带着老花镜,专研去年儿孙送的微波炉说明书的宋公,扶住老花镜,掀起眼皮看了张李氏一眼,问道:“吃鸡?你不是喜欢吃猪头肉吗?”

张李氏白了他一眼,说道:“唉呀,是一种新游戏啦,你不懂!”

宋公闻言,这才放下书,疑惑道:“又换新游戏了?你的老哥哥们不是喜欢亡者农药吗?又改吃鸡啦?”

宋公不满,咕哝道:“你都是一个成熟的鬼了,就不能干点正经事?一帮老不羞,还带你吃鸡,吃鸡,吃鸡,哼!”

张李氏装作听不见,这个老古董,她才不要解释呢,研究他的微波炉去吧。

这个游戏,是新来那个十九岁的小伙子教的,还带她玩过两回,真是太有意思了。

可惜,去年儿孙们送的手机,内存都太小了,她今年想换个大的。今年,不论他们提什么样的请求,她都会想办法答应。

要是再换一根网线就好了,她的老哥哥就能带她吃鸡了。

说来,那个小伙子真是可惜了,游戏玩得这么好,偏偏没注意休息。玩游戏时眼前一黑,就这么搬到他们这儿来了,天妒英才啊!

05

清明当日,原本殷切盼望子孙的老祖们,不免有些失落了。怎么竟低着头玩游戏聊天呀,来跟他们说说话呀,多求几个愿望也行的哇。

也就张李氏看得最开,欢欢喜喜的打开儿孙新送的手机,上线吃鸡求带咧。

这个节过得也挺快,炮仗声此起彼伏,连续了三天后,一切都变得静悄悄的,各家大宅里却乒乓响。大家伙儿都在收拾东西,准备返程了呢。

昭公的大宅里最是安静,他简单吃了晚饭,将儿孙们送来的东西又如法炮制的锁进后院。拎起一个简单的包袱,就加入了返程大军。

来时是怎样,走的时候还是怎样。做人做鬼都一样,活得越久越不稀罕外物了。

路上遇到他的几世儿孙们,热情的邀他上车,要送他一程。

昭公摆摆手,不了不了,坐不惯那玩意儿,我锻炼身体,你们先走。

一路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许多鬼都是载着大箱大箱的,小车顶部堆得像小山一样高。有开机车的,声音震天响,煞是威风。

昭公笑着摇摇头,往边上让了让。

06

男人们很多时候都在默默的赶着车,女人们即使隔了老远,也能扯着嗓子聊天。

贵夫人远远的望见了张家大奶奶,急急忙忙扭过去,翻箱倒柜,把收到的金银珠宝全都挂身上。

头上顶着满头的足金簪子,脖子上挂着十来条金链子,加上满手的戒指,可把她累坏了。

待张大奶奶走近,贵夫人有意无意的摇头晃脑,手舞足蹈,家主在身后瞧着,生怕她扭坏了脖子。

韦氏跟在后面,使劲憋着笑,扭头时却看到了邻居那个新来的憔悴女人,正低头咧嘴傻笑。

韦氏脸上堆笑,问道:“哟,妹子,收到了什么好东西,正傻乐呢?”

面容苍白的女人有些不好意思了,腼腆笑道:“没啥子,是我那刚上学的外孙,给我烧了许多作业本子,求我帮他写作业呢。呵呵,那些个蝌蚪文,我是一个也看不懂。那孩子,也太可爱了。”

韦氏觉得无趣,扯了一下唇角,应付一笑。她还以为收到什么一起宝贝呢,没意思。

憔悴女人有些尴尬,默默走开了。

有人拉着她的袖子,示意她往边上让。一阵嘹亮的军歌响起,一群扛着枪的战士肩搭着肩大摇大摆的走过,每人手里都捧着一束黄菊。

有人疑惑出声:“咦,现在的子孙这么不肖,怎么只送这两朵破花。”

有人出面解释:“你懂什么,现在他们讲究绿色环保,文明过节。”

有年长的不满的嘀咕一句:“绿色环保?还不是他们自己造的孽。”

妇女们不太关心这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自己的。

“哎哟,你们家幺孙今年求姻缘呢,要不要我帮忙介绍?”

“也行呀,您看有合适的没?”

…………

慢慢的,一行人都不再说话,继续赶路。

07

张李氏如愿收到了一个新的智能机,嘴巴都要咧到后脑勺了,一个劲的对着手机说:“老哥哥,老哥哥,带我吃鸡吗?”

宋公一路默默赶着牛车,有时看不下去了,还故意颠簸了一下,张李氏一声咋呼:“啊,快点打他,在你对面的屋顶。”

“哎,我先去舔包,再跟你们汇合。”

“老哥哥,老哥哥,我有98k,你要吗?”

宋公沉着脸,心里不太舒服。

“呜呜呜呜……”一阵哽咽声从耳边响起。

张李氏没抬头,问道:“嗯?嗯?谁哭了?老头你哭啦?”

宋公正生闷气呢,没好气道:“是你的小哥哥哭了。”

张李氏诧异,随后发现是带她吃鸡的小伙子。张李氏多少有些理解,一局吃鸡后,劝道:“小伙子,看开点,阴人不管阳间事。”

小伙子恍若遇到了救命稻草,抓着张李氏的袖子哭哭啼啼道:“阿姨,可是我不想死,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孩子,我不在了,谁给他们养老送终啊。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学习,考一个大学,什么都听他们的。”

小伙子哭得梨花带雨,张李氏也不吃鸡了,异常的沉默。宋公望了一眼张李氏的侧脸,扭过头来默默赶车。

宋公英年早逝,走的时候留下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由张李氏独自抚养。

张李氏累得病倒时,最大的孩子不过刚十五岁。张李氏走时,真的是家徒四壁,兄弟两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娶媳妇了。

张李氏刚跟丈夫相聚时,也是放不下的,整天守在阴阳边界,觉得肝肠寸断,手指死死抠着结界,血肉模糊。

后来她看开了,每天斗斗地主,打打麻将,再后来玩老虎机,玩贪吃蛇,现在打王者,吃吃鸡,鬼生一派惬意。

宋公走时还是年轻的模样,张李氏现在却是个黄脸婆了。有鬼还劝他重娶,都被宋公赶走了。

张李氏沉吟片刻,跟小伙子说了自己的事,没一会就把他劝开了。两人又组队吃鸡,小伙子开始还在抽抽噎噎,后来完全放开了。

宋公无奈的笑了笑,继续赶路。

迎着朝阳,一行人终于赶到了阴界老宅,纷纷进了门,由家仆卸货……

(完)

上一篇搭配,从最简单的T恤开始

下一篇天秤座 | 明日运势

论坛本月排行

论坛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