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籽榨油技术 落实在地产业

频道:滚球App 日期:

2009年的八八风灾,重创部落,田佳玲因此返乡,推动软硬件修复,创造在地就业,促进产业升级,并向长辈学习各项农业技术,让利润留在当地。

车子行驶在山路连续弯道,跨越一道吊桥后,眼前就是嘉义阿里山茶山部落。走进村子前,在入口回首来时路,可以看到最佳的视野瞭望点,正搭著一座活动舞台,上头的挂布写著“凉亭节”。茶山社区发展协会秘书田佳玲说:“我们每年都会办凉亭节,凉亭是部落特色,茶山部落共有3个种族:邹族、布农族和汉族,每个种族的凉亭特色都不一样,光看凉亭样貌,就可以知道是哪一族。”

为什么会有凉亭?田佳玲解释:“邹族是茶山部落主要种族,部落习惯是将过世的家人埋在家里客厅。如果有朋友来,在埋祖先之处踩来踩去不礼貌,所以就习惯门口外面盖凉亭,当成生活起居和招待朋友的地方。”

八八风灾后,返乡协助父母

茶山部落位于山腰小台地上,村里仅有一条道路贯串,两侧坐落著风格迥异的民居,表现出屋主个人品味,从棚架到雕刻品,都十分细致,吸引游客在民居前张望、拍照。“现在看起来很漂亮,但在八八风灾那些年,茶山部落很惨,将近半年停水停电,一整年没有人进来观光,”田佳玲回忆:“我就是在那时回来部落定居的。”

10岁前,田佳玲跟家人移居到嘉义市读书。父亲原希望孩子能在城市里长大、读书,脱离山地部落的苦日子。毕业后,田佳玲曾在台北工作,她坦承:“在成长过程中,我和部落可说是完全脱节,后来受到风灾的影响,部落

整个垮掉,才回来帮父母的忙,重建家园。”

田佳玲说:“风灾发生前,家人就叫我回来上农村再生课程,凑凑人数;风灾后,父母为了重建家园,忙到累坏了,我看了不忍心,干脆长住下来。”不仅田佳玲,愈来愈多本来只是回来帮忙的年轻人,也陆续主动回到部落,将原本破落的部落景观,重新整修到如今焕然一新的面貌。

“我觉得好有成就感!”田佳玲笑著说。

由于风灾刚发生时,部落百废待举,政府想帮忙,却也需要有人当平台,为了引进政府资源,田佳玲担任茶山社区发展秘书,帮忙提计划,虽然薪资不高,但能够陪著爸妈,还能帮助部落发展,依旧很值得,“当时我觉得部落需要我,”田佳玲说:“但后来才发现,是我需要部落。在写案子时,我重新创建起和部落关系。从历史、生活、人际等各种角度。”而族人慢慢回来、部落发展成绩显现,就变成大家共同的使命感。

“我们先找补助整理凉亭、步道、建筑,吸引观光客的目光,再透过教育训练,进行产业人才培训,”田佳玲说,如今,社区发展协会已有16位专职工作人员,计划内容也是经过村长、理事长,和所有伙伴共同意见产生的。

10年来,大家看到部落最大的改变,是“产业升级”的威力。以农业来说,以前农民只会把农产品拿去山下秤斤论两卖掉,再换其他商品进来运用部落家家户户有凉亭的特色,举办凉亭节吸引游客前往。

买卖,虽然快速,但没有特色。经过农村再生计划的辅导,茶山部落在重建之际,也寻找出能够彰显部落特色的在地产业。

带领居民找部落特色

社区发展协会的策略是:加工农产品提升附加价值,并延长销售时间,而且采用传统方式加工,并配合个人和部落特色的手工艺。田佳玲举例:“譬如苦茶,农民种了老半天却拿去给别人榨油,社区协会还要去买油回来卖。利润没办法留在部落。所以,我们跟老人家学传统茶籽的处理方式,自己开发传统手工苦茶油,把利润留在部落。”透过种种产业升级,茶山部落的经济开始好转。

起初,只有少数人愿意上农再课程,后来因为真的有改善、有赚到钱,才吸引更多部落伙伴主动表示要来学习。田佳玲也观察:有了课程加持,让重建后的茶山部落产业,创建在一个更坚实的基础上,不再依赖单一商业模式,也不容易被突如其来的灾害击倒,“部落居民现在已经开窍,会想办法找出特点,让客人买单,跟以前很不一样。”

以凉亭为例,村民会拿出看家本领,把自家弄得很漂亮,吸引消费。而在2019年甫结束的凉亭节举办过程中,田佳玲发现部落又进步了,“以前我们都会申请补助,让村民根据补助多寡,制作风味美食。但去年没有补助,原本担心参与意愿,却没想到,正因没补助,为了招到更多客人,村民们纷纷不惜成本,提升质量,让游客大呼物超所值。”

 现在,茶山社区发展协会透过各项观光活动,创建出稳定营运模式,并足以支应半数工作人员的薪资,不需完全依靠补助。社区经济已然迈向活络,但田佳玲还有更多规划中的想法想要完成:“譬如把凉亭的生意常态化,以前只有假日,现在希望每天都有。”这工作看似容易,却得经过细心沟通、规划、协调才能达成,如何创建一套大家都愿意遵守的游戏守则,以及与社区互利互助的商业模式,是田佳玲和社区伙伴们持续在探索的进程。